#運動

高塞拉利昂的岩石征服者

我爬,故我在

高塞拉利昂的岩石征服者

攝影:Pete Clark,一名來自猛獁湖,加利福尼亞州的家庭醫學與運動科醫生。他是美國滑雪和滑板協會的正式醫生。他熱愛自己的工作、家庭生活,並且從不遲疑與他的世界級運動員朋友一起征服岩石與冰雪

*Josh Huckaby 參加一次多處攻頂的活動,優勝美地國家公園的中 Matthes 山脊處。

*所以,現在我們開始爬了我們要做的,就是不斷攀登堅持繼續攀登**直到我們離開世界的那一天...*

隨後而來的時刻 — 恐懼與渴望參半 — 放眼望去,草地消失了,岩石出現了。我們一行九個人,散坐在巨石的各角落,夏末的陽光出現在 Conness 山的東南方。

Ryan Boyer 在 Incredible Hulk 欣賞日照

我們用越野鞋粘交換了一些橡膠攀岩拖鞋。我們吃了一兩口濃縮營養品,或交換吃另一種品牌。或者,我們吃一些花生醬和果凍,或巧克力。我們從塑料囊吸水引用、繫緊我們的背包,登上花崗岩欣賞令人難以置信的美麗風景線。

Pete Clark 接受攀登大山的訓練,學習如何使用攀岩與破冰工具,自己倒是玩得樂此不疲。(攝影:Josh Huckaby)

能把握的,只有現在。我們不是木匠,也不是廚師,我們不是醫生或葡萄酒管家或小學教師。我們沒有要支付的帳單,或者要劈打的柴火,也不用開車載子女去練足球。我們只是自動自發地想讓自己一步一部往上爬的人。我們是堅強、靈活又優雅的。就某種程度而言,是我們的心靈讓我們得以不斷自我超越。

在經典的西山脊攀登到離眾人數千英尺的高處,周遭一切都是龜裂、破損和混亂的景象:這裡就像墓碑和台石、跳水板和鰭片、銳利的刀刃,各種一望無際的景象直達天際。

Lisa Bedient 在登上優勝美地國家公園的 Touloumne Meadows 的 Tenaya 湖上的 Dark Angel 後。(攝影:Josh Huckaby)

Le haut connaît le bas, le bas ne connaît pas le haut,在 Mont Analogue 寫下了 René Daumal,這是一部我偶爾會翻讀的奇幻式寓言小說,有時在深夜,我會翻閱個幾頁。

在上面的知道下面是什麼,在下面的卻不知道上面是什麼。

在苔原的一些階梯處,在蔭影下的一個舒適的地方,坐著一名來自英國劍橋的年輕紳士,他頭上帶著頭盔,腰間安全帶繫的纜繩延伸與連接到位於地平線外某處某個同伴。

我們沒有繩子,我們沒有安全帶,我們只用手、用腳、用心與我們熱愛的岩石緊緊相繫在一起。

Amber Fazzino 在 Mammoth 湖抓緊 Dike 大石

我沒有什麼特別意圖地問了聲早。如同我的同伴一樣,但他們在和地心引力對抗方面的經驗比我更豐富,他們早就消失在尖如刀刃的峰谷了,我們卻只像是早已遺忘自己是靈長類動物一樣地緩慢向上攀爬。這一切好像我已經開始在想像,我正困在陡峭的山腰,等待一架直昇機過來救我離開險境一樣。介意我爬過來嗎?

「你是獨自來攀岩的嗎?」他問

基於某些原因,我沒有考慮過用這種方式。是的,我想我是吧,我回了他。最後,我到達了一個死胡同,因此開始下降,我橫越她的攀爬路線,並重新開始了另一條途徑。

沒錯,我並不孤單。在此,我們八人一條心。但是,如果有的話,他們可以為我做的就是各式各樣的理由 - 這樣,也許我可以將自己從我自己怎麼樣都不願意進入的境地中拉出來。

Dan Molnar 在冬季滑雪日赤裸上身鎖螺栓。

奇妙的是,我所到達的每一處,我的腳指固定的每個地方,每十個就有九個是很渾然天成地都有可以依靠的角落。它能固定我的身體。它感覺非常舒服與穩固。這是一種無可取代的紮實感

Ryan Boyer 追水,Tenaya Canyon 峽谷,優勝美地國家公園。

不過,每次當我這樣做時(無論我是在某次攀登的頂部或底部,總是不夠頻繁或者次數太多),我都會自問:我為什麼這樣做呢?

當然,有時候,還必須擔心某人失去平衡感,或者從某個砂岩下坡時,某人的手指刮破皮。還有,對自由落下的恐懼感,那是一種可能長時間停頓在半空中、彈跳、最後整個人砸到遙遠下方的極致恐懼。這種擔心,雖然不是特別合理,但也有可能惡夢成真。我曾有一些好朋友,他們非常膽大在無防護的情況下自由掉落,最後的結局就是摔碎了腳踝,或者從此必須學習在輪椅上展開新人生。當然,有些人也因此而離開人世了。

重力,永遠都在這裡這是我的好朋友,也是我的敵人。這種方式,一英吋還不錯。在另一個方向,一英吋也還好。

我們願意相信,在理由與幻覺間始終存在一條線。但是,這樣的一條線卻是不存在的。在這裡,生命全繫於一線之間,動輒都是生死,因此每踏上一處新的地方都必須全然相信是安全且牢固的。

Sanda Horna 在 Gong Show 頂處起舞,Rock Creek 峽谷。

如果將我的背躺在草地上是否會安全一點?當然。如果我是在家裡站在台階上哀悼我枯萎的蕃茄樹,是否會受傷少一點?大概吧。幸好,這是一個我一定會再回來的地方。同時,除了相信我的朋友和地球的運動並掌握它外,我並沒有選擇。

我無法繼續,但我必須堅持下去。

所以,我以最輕巧的方式爬過這閃光的微地形。這是旅行的精髓。這裡的苔蘚像是綠色的霓虹燈。它們散發碎薄荷的氣味。還有必須跨越的鬆動的石板。烏鴉盤旋而過的上升氣流的聲音。還有涓涓細流的水聲。最後,終於到達了無風的峰頂,在這裡可以享受已經微溫的啤酒,緩緩回顧時間與周遭的景致。

現在,有一種真正活在當下的感覺。就是現在。

Pete Clark 在 4 級 \"Hurd Burn\" 疊層。(攝影:Josh Huckaby)




Pinterest Tumblr

David Page

David Page 曾經為紐約時報、Men's Journal、Skiing、Esquire、Outside 與其他許多刊物撰文。他是 Lowell Thomas 獲獎的「Explorer's Guide to Yosemite」一書的作者,也是目前二刷的「Southern Sierra Nevada」(Countryman 出版,/W.W.Norton) 的作者。
閱讀更多

什麼活動對您而言既是挑戰,也有啟發?



分享您的故事 Instagram

使用湊雜標題 #sandiskstories,即可獲得在此網站上刊登故事的機會。

註冊以獲得特殊優惠!

獲得來自 SanDisk 的特殊促銷優惠與攝影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