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生活在地球的天涯海角

來自巴塔哥尼亞的 8 堂課

生活在地球的天涯海角

我與巴塔哥尼亞的關係始於 2006 年;那是一次由我的岳父 Adalberto 當嚮導的從布宜諾斯艾利斯的公路之旅。他是一個自孩童時代就生活在內烏肯省,且對該地區十分熟悉的人 — 那是一個只能騎馬通過山脈的年代,因此他對阿根廷南部的文化、城鎮、河流和野生動物有一種迥異於一般人的看法。

在這最初的旅程中,兩種看似矛盾的情緒在我身上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種是這裡的磅礡雄偉的地勢。另一種情緒是,無論您深入到多麼荒山野嶺的地方,您都會發現到處都有人居住。總有一些當地人(非指俗語的「鄉巴佬」)可以在這些與世隔絕的地方開闢出屬於自己的小天地。遊民或庇護所管理員,總喜歡帶著他們自釀的啤酒和高山綿羊群一起生活。馬普切原住民生活在國家公園深處內小小的,但自給自足的家園(這裡有完善的小型風力發電機)。

我了解了,或許巴塔哥尼亞雖然人煙罕至,但也是有蓬勃生機的地方。或許,在美國的概念是,野外與國家森林和公園都只是適合偶爾拜訪而不適合居住的地方,但這裡給人的感覺卻很踏實、真實且充滿靈氣。

我前往該地區的強烈感受是,如果我們能想出如何搬到巴塔哥尼亞居住一段較長的時間,或許會反思出旅行的可能真諦以及到底什麼才是生活?2010 年,在我們的第一個孩子才兩歲時,我們決定在此拍些照片,並搬到埃爾博爾松這個小鎮。

以下圖片和描述是一些我們到巴塔哥尼亞生活時所收穫的最重要的生活心得。

我們大多數人從來沒有見過水真正的原貌。

攝影者:Vera 與 Jean-Christophe

划皮艇時,我完全無法避開巴塔哥尼亞的水。我賴以維生的河川是 Rio Azul,這是一條完全可飲用的河川,這表示,只要渴了,拿起杯子隨時就可以從河裡解渴。在整個多巴塔哥尼亞地區,大部分地方都是如此。這裡的水色、純淨度與透明度令人既震撼又有點感傷:您一定知道世上大多數流域的污染情形有多嚴重。您一定也知道這並非偶然造成。覆蓋整個地區的大型水利專案持續威脅著當地生態系統的健康。

即使一切消失後,高喬人仍可繼續存活一段很長的時間。

攝影者:Vince Alongi

許多高喬人的全球對等人物 - 如美國牛仔都已經改走現代化的生活方式,但高喬人在整個巴塔哥尼亞地區的工作(特別是在潘帕斯草原)仍保留自己的傳統生活,以放牧牛羊和在大農場或大莊園工作維生,他們能可騎馬,也不乘坐卡車。

這真是遙遠的南方。

攝影者:Luis Alejandro Bernal Romero

大多數人沒有意識到巴塔哥尼亞是在多遠的南方。在阿根廷,這裡被稱為 \"El Sur\"。南半球的極端環境為麥哲倫企鵝、海象及其他海洋哺乳動物和鳥類創造了一個棲息,且這些鳥類每年的遷徙都像史詩般壯麗。

大多數「庇護所」都可以從這裡開始一堂課。

攝影者:Natalie

這是在 Cerro Piltriquitron 上的庇護所。與在巴塔哥尼亞的許多庇護所一樣,要來到此地可能要騎馬一整天,但這裡也有人長年居住(以及服務訪客)於此,這裡融合了一種阿根廷的熱情好客與歐洲美食與高山客房傳統的特殊氛圍。不知怎地,我們突然感覺對美國新鮮羊肉、鱒魚、當地牛肉、蔬菜、自釀啤酒、自製比薩有一種迷惘的感覺:當您整天在野外跋涉最後到達這些庇護所後,好像突然來到了天堂。

在有些道路上,你對「空乏」的感覺將被重新定義。

攝影者:Gisella Giardino

雖然穿越丘布特省和聖克魯斯省最具標誌性的地方是魯塔 40 號公路,但巴塔哥尼亞數十條「高速公路」(通常是狹窄且無路肩的粗糙砂粒路或砂石路)有同樣的效果:沿途壯闊的風景一定讓您覺得自己的渺小。這可能會發生在既驚險又刺激的轉彎之間。在我們首次沿著大西洋開車的路途上,我開了幾個小時沒看到半個人影,這裡除了原駝和兔子外,什麼都沒有。

雪地景觀是非常折服人心的。

攝影者:Alex Grechman

雖然,與世界其他地方相較,在安地斯大多數的經典滑雪區都是是海拔較低/溫暖的地方(但這也表示雪層較厚重,較少細雪),我仍在這裡從事過我這輩子最有趣的滑雪時光。一切都還「有待完成」。

攝影者:Ed Butta

西班牙有句俗話說 \"por hacer\",就是「有待完成」的意思。這說的就是巴塔哥尼亞。不像在美國,尤其是在歐洲地區,這裡相對而言是一個非常年輕、且人煙非常稀少的地區。可想而知,這裡的戶外活動目的地、探索的目標和各種冒險活動仍等待人們的開發。這真是令人興奮。

每隔幾分鐘,你就可以看到禿鷹朝著天際線滑行,而且永遠不用拍打翅膀。

攝影者:Guido da Rozze

棲息在巴塔哥尼亞的是安地斯禿鷹。壯觀的原因並不是因為這種鳥類的尺寸(儘管禿鷹可能是地球上最大的翼展鳥之一,展翼幅度可達 10.5 英尺),但他們已經發展出自己的一套棲息方式。安地斯山脈是陡峭的高山地形,此地形會定期產生上升熱流,讓禿鷹可以似乎永遠不用擺動翅膀就可以滑行。

在 Esquel 的德拉霍亞滑雪時,一隻孤獨的禿鷹從約斜坡處一百英尺的地方盤旋並往上騰空,這一切看似與纜車平行,從下往上看的滑雪者彷彿感覺整個畫面都凍結了。他在那裡做什麼呢?他穿越積雪是為了尋找食物來源還是有其他原因呢?看起來,他好像正在為大家上課,他想要讓我們知道流動的原貌是什麼。很多人注意到了禿鷹;你可以看到人們紛紛駐足回頭,並朝天空指指點點。這是一個怪異,但又難以言喻的絕妙時刻,但在巴塔哥尼亞卻是經常出現的景觀。




Pinterest Tumblr

David Miller

David Miller 是鬥牛士資深編輯(也是 2010 與 2011 年 Lowell Thomas 旅遊新聞類獎的得主),同時也是鬥牛士U 的課程總監。
閱讀更多

您從您住的地方學到了什麼?



分享您的故事 Instagram

使用湊雜標題 #sandiskstories,即可獲得在此網站上刊登故事的機會。

註冊以獲得特殊優惠!

獲得來自 SanDisk 的特殊促銷優惠與攝影技巧。